中国流亡和反政府力量–郭文贵宣言了“新中国联邦

中国流亡和反政府力量–郭文贵宣言了“新中国联邦

Two posters with images of three men and logos of the New Federal State of China.
Posters created by the New Federal State of China featuring Guo Wengui, Steve Bannon and President Trump’s lawyer Rudy Giuliani. Mr Guo claimed earlier this year that Mr Giuliani was joining the cause.(Supplied)

对德国和欧洲的公众关注度、媒体以及政界而言,中国的反政府力量并不是重要的议题,因为他们没有关键的代表人物。图片报在柏林举办的黄之锋新闻发布会虽是一个例外。可大多数中国的反政府派和他们最知名的成员都流亡并定居在美国。这其中有民运老将魏京生、学者胡平和他的杂志北京之春,法轮功的创始人李洪志,还有像中国川普一样的流亡大亨郭文贵。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中国民主党和法轮功在中国相继被取缔后,也在克林顿总统任上发生台海危机,美国向台湾海峡派出航母后,中国的反对派力量渐渐沉寂下去。小布什总统上任后,中国被认定为战略竞争对手和亚洲策略中枢。但911和小布什愚蠢的新保守主义政策和2003年入侵伊拉克的战争把美国在中东拖入了泥潭,与此同时,中国加入了世贸组织,实现了经济腾飞,渐渐成为世界强国。

2008年北京举办了奥运会,世界金融危机爆发,美国尝到了了霸权延伸过远、渐成强弩之末的苦果,也逐渐丧失着世界唯一霸权的软实力以及形象。在小布什任内,他在白宫接见了魏京生以及其他的八九一代民运人士,以及维吾尔族的流亡领袖热比娅,刘晓波也发表了他的零八宪章。但宪章的发表并未带来实质的变化,刘晓波和他的追随者也受到了政府的打压。

President Bush during a meeting on Tuesday with Chinese dissidents (left to right) Ciping Huang, Wei Jingsheng, Sasha Gong, Alim Seytoff, translators; Rebiya Kadeer, Harry Wu and Bob Fu. (Eric Draper / White House)

奥巴马总统又正式重申了亚洲政策轴心,并打算成立自由贸易区TPP和TTIP来牵制中国,可在实际的施政上却一直被迫致力于清理小布什政府在中东留下的烂摊以及金融危机的恶果。

在奥巴马任上,中国民运没有获得过白宫的邀请,阿拉伯之春带动中国的茉莉花革命的希望也成为了泡影。实际上,奥巴马任上一直在和中国交好,中国的反对派也变得越来越沉寂、被动和失望,人们甚至有这样的印象:89年一代的中国民运精英已经满足于归隐和享受流亡生活. 川普的当选改变了一切。川普 阻止了自由贸易协定,而北京希望用 RECP 自由贸易协定代替真空。 许多美国政客和许多共和党人批评川普以这种方式帮助北京, 但在川普的统治下中国和伊朗成为了主要的对手,中国作为有实力挑战美国和取代美国的超级霸权更是备受重视的对手。现在,中国的反对派力量获得了媒体、政治和公众更多的支持和关注。

尽管如此,让中国流亡和反政府力量焕发生机的并不是总把自己定位在受难者角色的89一代或者法轮功,而是流亡在美国的中国富豪和中国川普郭文贵。郭文贵在中国白手起家,乘2008年北京奥运的良机靠投资房地产发家,可他并不想听命共产党宰割,上交贿赂的巨额利益。他手握通向共产党统治层、商界甚至情报界的良好关系渠道。在一度被抓捕和释放后他逃到了美国。北京的反腐败机关一直在通缉他。

郭在2013年中国官方开始调查和他有关的一系列犯罪行为(敲诈、贿赂以及性侵)后离开中国,移居美国。三年之后,2016年12月,北京当权者开始调查曾经的间谍头目马健。此人曾经秘密帮助郭文贵摆平竞争对手。从2017年起,流亡的亿万富翁郭开始用脱口秀视频和推特传播的形式在网路上揭发共产党官员的罪行,掀起巨大风浪。

郭文贵网路爆料的主要对象是中国反腐运动的主帅王岐山。郭指控王岐山利用不透明的企业财产结构把海南航空集团的巨额财富变为了其家人的私有。可是郭并未拿出用以支持其指控的主要有力证据。郭文贵力推,通过爆料中共的腐败能够给中国的政治体制带来极端的变革。他建立了推特社群,录制YouTube视频,建立法治基金会,和海曼投资的凯尔巴斯和班侬。后者所在的“当前危险中国”委员会“还包括了对华鹰派、曾经的军方代表、情报机关成员、对华关系专家、前任中情局局长以及“自由之家”的主席詹姆斯乌尔赛。郭文贵声称,他将发出中共内部的猛料迫使其改变政治体制。

不少中国民运活跃分子对郭的崛起很兴奋并试图和他取得联系,想从亿万富翁那里获得资金援助,并与其形成合作关系。但很快郭就在他的视频和露面活动中把这些民运人士说成是懒惰、被动和贪婪的机会主义者,未予任何经济援助并对其大加嘲笑。在对中共的媒体战中,他先是支持习近平,并希望习能清除身边的腐败并改变体制,这种一厢情愿的努力并未实现。正相反,当王岐山倒台之际,习又把中国从一个集体领导的党专制变成了习一人的思想进入党章宪法的新极权主义一人独裁,并在中国建立了社会评分监控体系。

郭文贵用很多假新闻加大了对中共的攻击力度,他并没有展开有具体内容的讨论,而是放出了很多关于性和犯罪的故事,这些消息无法被证实。郭文贵也希望,通过班侬的关系取得川普总统的支持。他也成为了川普海湖庄园俱乐部的会员,可川普从来没有和他合过影也没有正式公开对他表示认可。中共试图通过国际刑警组织以及用反腐的猎狐行动捕获郭文贵。郭也曾是白宫议事日程的议题之一,曾有总统办公室的成员考虑过把郭引渡给中国,可遭到美国政府高层多数以及总统的反对。

郭文贵和班侬近期在美国总统大选选战中有所动作,他们成为了川普总统有力的支持者,散发关于拜登之子亨特的性视频和各种信息,并声称亨特和中共狼狈为奸。他们还开启了一个新的宣传战场,声称新冠病毒是中共蓄意开发的对抗世界的战争武器。

在中国反对派内部,对郭文贵的批评也越来越强。很多人认为,他没有提出任何有价值和内容的政治观点,相反,却只散步腐败丑闻,性丑闻和犯罪故事。一旦没有新的资料就会虚构信息混淆视听。并且,他一边倒地支持川普和班侬和他针对拜登父子的攻击以及试图影响美国大选也让中国反对派感到异常危险。郭文贵反击批评他的人,称他们是中共的特务,甚至对曾经的战友詹姆斯庞和声望颇佳的傅希秋牧师发出了死亡威胁。如此,中国反对派又成了从华盛顿邮报到ABC新闻等主流媒体的热议话题。有些民运人士甚至质疑郭文贵爆料的动机,认为他才是中国派出的间谍,用来诋毁、瘫痪甚至分裂中国民运和美国政界。

他们也质疑中国是否真正想要推翻川普,因为川普虽然对华的语调强硬,实际施政上却会造成和各个盟国的分裂和国际组织被架空,形成国际政治的权力真空,让中国有机可乘。甚至在有班侬参加的“当前危险:中国”委员会中,班侬也因对郭的支持受到了批评,许多委员会成员甚至怀疑,郭其实是《孙子兵法》中八类间谍之一。

最近郭文贵制造的又一个媒体风波是通过YouTube频道在在六四屠杀纪念日这天在自己的游艇上,背靠自由女神像和班侬一起朗读宣言并建立了“新中国联邦”。这举动和法轮功曾经建立的毫无效力的流亡政府十分相似。

郭文贵希望川普能够胜选连任,他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受邀请造访白宫,就像当年几位民运人士一样,能和总统有风光的留影并让自己的“中国川普”名符其实。如果胜选,川普将加大对中共的攻击力度,倾尽全力逼迫中共接受任何协议和条件。可当前川普并没有推翻习近平和中共的愿望。所以郭文贵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还不能受到白宫的接见。美国国务卿彭佩奥此前也是邀请了相对可靠和可预知的主流民运势力领袖魏京生和王丹,来出席他在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的纲领性讲话“共产主义中国和未来”。

魏京生、王丹或者胡平以及其他的民运老将都不是狂热分子,都容易打交道,都不是中国川普或原教旨主义的全民教派如法轮功,他们都很与美国合作,当前也主要关注讨论民主自由的议题,也没有激进地宣称要不惜一切代价推翻共产党。他们更没有在美国的土地上宣布建国或者流亡政府。因此川普只会在自己对中国策略失效,最大压力并不能取得效果逼迫中共就范,只有通过诱发公众反抗推翻习近平和中共的时候,才会考虑在白宫接见郭文贵

凯尔巴斯,史蒂夫班侬和郭文贵共同认为,对中共的媒体战和对中国薄弱的金融系统的金融战可以引发中国的金融和经济危机,以及社会动乱和大规模抗议。凯尔巴斯只着眼于政治和金融战,班侬却要对中共施加最大的压力,用军事的最后通牒方式迫使中国24小时内拆除建在南中国海各个岛屿上的军事设施,否则美国军方将会动手拔除那些设施。

八九一代的民运老将过于学院化,过于乏味,不懂鼓动大众的法术,进而对大众的影响微弱。相比之下,郭文贵和班侬更具打引号的娱乐性和创新性,是蛊惑大众的好手,能够掀起巨大的政治风波。

法轮功在其巅峰时和被取缔前有号称一亿的信徒,很可能还拥有在中国的地下组织网络。李洪志想要推翻中共,在他的领导下建立一个原教旨主义的宗教独裁。写了名为《九评共产党》的系统论著,建立了与列宁组党相似的法轮大法精英领导集团和包括《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和社交媒体平台在内的多语宣传机器,以及文艺宣传节目“神韵”。

郭文贵和李洪志一样,有潜力在中国发动大规模群体运动,而八九民运一代则不能。但是,最终结果到底是一个世俗化的、民主的中国,还是激进的和威权的中国川普郭文贵,以及他中国至上的信条,或者是一个法轮功教主李洪志统治下的宗教独裁的中国,都是不安全的。美国借鉴以往失败的支持大规模抗议运动和政治组织的经验教训,会十分谨慎小心。并对夸大其词的中国持异议者保持警惕。

法轮功曾宣称过中共末日的到来,并在“退党”运动中散步虚假的宣传信息,声称已经有九千五百万中共党员退党(尽管当时中共实际党员人数仅有六千五百万)。所以郭文贵也有被公众当成艺人、笑星和小丑的危险。

我们不应该相信,仅仅因为相信得到了促成川普胜选的班侬的支持,他就真能成为中国川普。

川普喜欢和强人打交道,可是不喜欢身边有能够挑战他权威的神人和领袖。班侬当初被川普赶出了白宫,就是因为媒体过多地报道班侬,认为班侬才是白宫的真正大脑并能够控制川普总统。

类似还有一例,川普的助手在白宫的新闻发布会上只顾自己出风头。在被任命不久后,他就被解雇了,因为他试图扮演的不是川普总统的助手,而是一个更好版本的川普。就算川普承认了郭文贵在中国反对派中领军人物的地位,他也不会将领袖的地位让出。因为不肯居于人下的性格特点,郭文贵很可能会认为自己有能力操纵川普或者挑战川普的权威。在这种情况下,他很可能步班侬的后尘,或者像川普的电视节目“学徒”中演的一样被踢出局。

如果川普不能连任,郭文贵在美国的前途会步履维艰,因为很可能会遭到拜登的报复。联邦调查局已经开始了针对他和班侬的调查,他们也很可能会被捕受审。尽管如此,就是总统拜登也无法将郭文贵引渡回中国,因为那样也会在自己的民主党阵营中引起激烈反对。也可能美国的情报机关或联邦调查局能查出郭其实是中国的间谍,总统川普或总统拜登将用反间谍法把他和班侬送进监狱,或者把郭遣送回中国。

Freiwilliger Übersetzer, der immer mit unfreiwillig komischen Tarnnamen – und addressen brillieren will: Kevin Kwan (Pseudonym) 翻译:关凯文 (笔名)

Kommentare sind geschlos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