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战争是否不可避免?美国精英关于“修希底德陷阱”的讨论

美中战争是否不可避免?美国精英关于“修希底德陷阱”的讨论

直到最近,当关于中美战争的讨论还被限制在各智库、军事专家和五角大楼、TX哈默斯的离岸控制、CSBA的空海作战理念,或是RAND的“对华战争”的层面,哈佛大学教授格拉汉姆·阿利森(Graham Allinson )的新书《对华战争真的不可避免——如何避免修希底德陷阱?》为政界和经济界精英们开启了一个新的讨论。

格拉汉姆·阿利森治学于古希腊和历史学之父修希底德,修氏的著作专注于伯罗奔尼撒战争和上升中国家与衰落中政权难免一战的问题。阿利森的著作还包括《决定的本质》,该书研究了古巴导弹危机,以及该危机如何险些将世界带入核大战的深渊,这些研究也被阿利森用在了新书当中。因此在新作中他对历史上许多发生在上升国家和衰罗国家之间的冲突做了研究,并得出结论:过去500年有16个这样的冲突以战争结束,而只有4个得到了和平解决,那就是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冲突,英美之间的纠纷,美苏之间的冷战,以及德国统一后崛起带来的挑战。阿利森教授也是哈佛大学修希底德项目的主管,他的新作也是该项目研究讨论的学术成果。因此,现在不仅限于国家安全的内部人员,美国的各精英阶层都开始公开讨论关于中美战争、以及如何避免战争的问题。阿利森提出,中国、美国都不想开战,可很可能会被第三方拖入战争,比如北朝鲜、台湾、中国东海和南海的纠纷。战争可能性不容忽视,特别当在网路空间和太空的竞争成了矛盾激化的促进剂时。CSBA名为“对大末日的再思考”和第二核子时代的研究项目就得出了类似的研究结果。

当对华鹰派和约翰·米尔斯海默尔(John Mearsheimer )认为对华冲突不可避免,并提出使用经济和心理战、以及加强军事力量的方法作为防止中美战争的药方。作为“当前危险——中国”委员会成员的凯尔·巴斯(Kyle Bass )也采访过阿利森教授,并质疑了关于中国富强、其崛起不可避免的假设,因为中国的经济还是国家资本主义性质,它的金融体系也不像大多数专家认为的那么坚固。十九世纪六十年代许多专家预计超越美国的将会是苏联,在八十年代又成了日本,然后是欧盟,可所有的设想都落空了。:

格拉汉姆·阿利森教授曾在哈佛大学和中国事务老专家亨利·基辛格做过一场讨论,他们的共识:中美战争可能会发生,正因为没人认为它会发生,习惯于常规的大国冲突模式也会导致一场冲突被低估而突然地激化,就像奥匈帝国大公在塞尔维亚被刺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样。基辛格认为美国不应试图抵制中国的新丝绸之路,而是应该成为“一带一路”计划的成员并与中国合作。他也认为南海问题、香港和台湾问题可以通过妥协得以解决。基辛格认为当前最大的威胁是核武危险的激增以及北朝鲜。阿利森教授和他也探讨了通过谈判解决北朝鲜问题、去核武化,朝鲜半岛统一和芬兰模式的应用以及美军撤出等议题。

在2020年慕尼黑举行安全峰会上,格拉汉姆·阿利森还与采访他的退役美军将军大卫·佩特罗乌斯(David Petraeus )讨论了关于中美战争的问题。这也是此议题第一次登上国际论坛。

“ 2020年剩下来的时间对中国和美国而言,可能就像1941年最后五个月对美国和日本的影响一样,将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哈佛大学政治管理学教授格拉汉姆·阿利森说。

阿利森说日本在1941年12月7日对珍珠港的突袭,不仅把美国拖入了二战,而且远远超乎华盛顿的想象,美国人无法相信“一个国土面积只有自己四分之一的国家会如晴天霹雳一样对世界上最强的国家发起攻击。”

“ 在我们把一件事说成‘根本无法想象’的时候,应该牢记上面这个例子,这不是对世界上何为可能、何为不可能的论断,而更是关于我们自己的意识能够想象和接受的。”他说。

尽管一场灾难性的大战看上去根本不合中美两国的胃口,另外的分析家们也指出冲突的危险仍在加剧,一切都基本不可能被预知和被计划。

“中国从新冠病毒获得了良机,找到了美国的软肋,也可能会借机使用武力解决领土纠纷。我觉得有很大的可能北京会对美国的反应做出误判,认为美国不会做出军事回应。”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分析师——马尔康姆·戴维斯(Malcolm Davis )如是说。

中国当代国际关系研究所(位于北京和政府关系密切的智库)的主席袁鹏(同音)在新冠病毒危机结束后的世界与一个世纪前一战结束后的情况之间找到了相通点。

据路透社援引内部报道,袁鹏的智库早前建议,当前在1989年天安门镇压后中美关系最恶劣的逆流中,北京应该做好与华盛顿兵戎相见的准备。

我们看到了一个对所有的固有假设重新思考的过程,为寻找一个美国对华大战略。这个过程已在美国的精英中开始。所有这些努力的结果会如何影响到川普和他领导的美国政府还有待观察。尽管如此,阿利森认为,川普执政虽有时太意气用事,但他的优势也正在不按以往美国精英旧有常规和经验思考。他还自我批评性地指出,精英们自己在以往的工作中不仅鲜有成绩,还错误频频。

Freiwillige Übersetzung von Peigen Wang 翻译:王培根

Kommentare sind geschlossen.